原创普洱杂志12-09 19:50


《茶之书》大概写作于1905到1906年之间,继1906年纽约英文版后,陆续出现了瑞典、法语、西班牙语和德语等多种译本。但是日本国人却对此书反应平淡,直到1922年,日语译本才首次出现,而此时冈仓天心已经辞世多年,他做梦也想不到,在他死后的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,日本掀起了出版研究他作品的热潮。这是冈仓天心最后一次“面向世界的发言”,选择的主题是日本的茶道。

 

读《茶之书》,若不了解冈仓天心本人,是不能完全明白他写这本书初衷的。从现代的角度来看,他是个拥有强大语言天赋,艺术类与学术类双修的天才。1863年他出生在日本最早开埠的横滨,父亲是个商人,懂得应该让孩子更多地了解世界。所以,他八岁开始学习英语,十岁进入外国人开办的英语学校,同年又开始学习汉语,16岁成为东京帝国大学的首届大学生,成为美国教授费诺罗萨的助手。19岁毕业获得文学学士学位,29岁就成为东京美术学校的第二任校长,后来还创立了著名的日本美术学院。费诺罗可谓是他的启蒙老师,是致力于拯救日本艺术品和文化的外国代表人物。在这位恩师的推荐下,冈仓去到美国波士顿美术馆的中国?日本美术部,并在6年后成为该部门的负责人。当然,这些都是后话了。

 


他是当时日本少数善于用英语写作的思想者,曾深度周游中国、印度 ,深深为东方文化自身的衰落而哀伤不已,所以,不论是冈仓天心在美国和印度发表演讲,还是执笔写作《东洋的理想》、《日本的觉醒》和《茶之书》,都是用情绪激昂的英语表达的。看过他书的人,就会发现,冈仓天心有着一种特有的,只有在明治时期的日本精英知识分子的心态:那就是以亚洲文化代言人的身份面向世界发言。

 

这是一个真正具备东西文化素养的现代知识分子。冈仓一直将亚洲文化视为一个整体。虽然日本自明治以来受到“脱亚入欧”的鼓动,终于举国加入了全面欧化的热潮,冈仓天心则选择逆流而上,始终坚持以“东洋”文化批判西洋文明的道路。他认为西洋开化是利欲的开化,势将损害道德之心,毁坏风雅之情,就像他在书中所说的:“当前的工业主义,正使得无论在世界何处,都越来越难出现真正的高贵典雅。比较起来,最需要茶室的,难道不是你我么?”




长按二维码识别,或点击“阅读原文”进入“普洱杂志微店”,微信支付购杂志,更方便!